人生就是完全的犧牲奉獻!當然是騙你的。

關於部落格
描述?是什麼東西?關於這個部落格?別鬧了,這種連擁有者都不知道的東西是要怎麼寫啦...就交給你囉?對!那就交給你囉!你在這裡看到什麼就是什麼啦!
  • 144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誕...快樂?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外頭傳來了熱鬧的音樂聲,將熟睡的我從溫暖的被窩裡挖了起來。

    「唔嗯……又到了這個時節嗎?」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插在我左手臂上的點滴管。這種若有似無的痛楚竟然已經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讓我不禁露出了苦笑。

    我小心地挪動自己的身體,從緊閉的玻璃窗望向鄰近的街道。

    雖然是已經看膩了的景色,但是今天的氣氛格外不同。路邊的店家紛紛掛出了用小燈泡妝點過的聖誕樹,用盡渾身解數招攬比平常還多的顧客。在音樂和燈光的烘染下,每個人臉上的笑容看起來都十分幸福愉快。

    來往的行人個個抬高肩膀將脖子縮在大衣之中,看起來外頭好像很冷,可是身處於開著暖氣的病房內的我完全感覺不到。

 

    不論是氣溫,還是氣氛,我完全……感覺不到。

 

    「……………………」

    我看著宛如將我和世界隔開的玻璃窗,再也壓抑不住的情緒突然一湧而上。

    「這真是太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開口之後,積聚在心中的所有不滿像是洪水潰堤一般源源不絕。

    「我的傷口不是早就用法爾欽的魔法治好了嗎?不是只是為了恢復體力才住院觀察嗎?為什麼一口氣就住了兩三個月,都已經聖誕節了啊!雖然我在最後說了一句「像這樣不平靜的人生,不覺得也挺有趣的嗎?」這樣的話,但是我並不是想要今後的人生都在醫院裡面度過啊!到底還要我在病房裡躺多久?趕快讓我康復出院啊!我不想當一個只有嘴巴能用的男人……」

    「就算你完全康復了,你也只有嘴巴能用啊,隋曉。」

    病房裡出現了另一個熟悉的聲音,我轉過頭去對於諷刺我的嬌小身影提出抗議。

    「妳這是什麼意思……咦?蓓德菈,妳怎麼穿成這樣子?」

    眼前的蓓德菈全身穿著紅通通的服裝。頭上戴著三角形的紅色軟帽,邊緣和帽頂有著毛茸茸的白色毛球,身上穿著紅色短裙洋裝配上紅色的披肩,腳上則是套著一雙紅色的長筒靴,稍微露出一截白皙纖細的雙腿。

    是的,蓓德菈現在穿著符合時節的聖誕裝,看起來十分俏皮可愛。

    「……小韻說為了讓你高興,今天要來好好地慶祝一番。」

    「那小韻人呢?」

    我懷著期待的心情尋找著小韻的聖誕裝扮,不過蓓德菈的身後並沒有小韻的身影。

    「她正在準備一個驚喜,說是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這樣啊……」

    雖然蓓德菈什麼都沒說,但是此刻的我心中已經有了眉目。

    我的眼神看向那個和蓓德菈同時出現的巨大禮物箱。

    那個用白色緞帶包著的紅色禮盒,邊長大約一公尺,稍微屈起身子的話應該可以躲一個人在裡面吧?所謂的驚喜就是把自己當成禮物送給我嗎?嗚呼呼,我開始有點期待了……嗯?

    「蓓德菈?妳為什麼臉色這麼難看?心情不好嗎?」

    明明說是要來慶祝的,但是蓓德菈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皺著眉頭,讓人沒辦法好好享受過節的氣氛。

    「嗯……我對於要慶祝這種節日感到十分不滿。」

    看著蓓德菈握緊拳頭的憤恨表情,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

    雖然現在的聖誕節大多是一個讓人們放鬆玩樂的理由,不過所謂的聖誕節,原本是慶祝耶穌基督降生的日子,是一種宗教節日。對於從天界而來、知道真正神的存在的蓓德菈來說,這就像是笑話一樣。

    「蓓德菈,其實──」

    「這樣對於把蛋賣剩的老爺爺不是太不公平了嗎!」

    …………

    ……………………啥?

    我本來想要開導開導蓓德菈,沒想到從她嘴裡聽到奇怪的東西。

    「可憐的老爺爺,在兒子死後被惡媳婦和惡孫子們逼著在寒冷的冬天裡上街賣雞蛋,沒有賣完就不准回家。可是這麼寒冷的夜裡,怎麼可能會有人想要把手從口袋裡伸出來,就只是為了買需要小心翼翼提著的雞蛋呢?於是他只能提著裝滿雞蛋的籃子,發抖著站在家門口看著從窗口照映出來的溫暖火光,卻不能回到那曾經是由他一手築起的家──」

    「這是從哪裡來的賣雞蛋的老爺爺啊!」

    眼看蓓德菈的眼眶開始泛淚,我連忙開口打斷這個莫名其妙的故事。

    「這是剩蛋老人的故事啊?所謂的剩蛋節,不就是因為這個老爺爺最後終於忍不住拿賣剩的蛋全砸在自己媳婦身上,結果被媳婦和孫子活活痛扁的故事嗎?」

    「當然不是!聖誕老人哪有這麼落魄!」

    「不然剩蛋裝為什麼是紅色的?不就是因為沾滿了鮮血嗎?」

    「太可怕了!流出這麼多血,那個老爺爺大概生命垂危了吧?」

    「不,那是媳婦和孫子的血。」

    「剩蛋老人好強!」

    「賣不出去的原因之一好像是因為他沒辦法輕輕地從籃子裡拿出一顆完好的雞蛋。」

    「…………」

    「這樣悲慘的故事居然有人想要慶祝,我真的覺得很生氣。」

    「應該生氣的人是安徒生吧……」

    這樣下去沒完沒了,我必須在蓓德菈扭曲孩子們的夢想之前把她導正過來。

    「蓓德菈,聖誕節……並不是賣剩的剩,而是神聖的聖,所以並沒有什麼把蛋賣剩的老爺爺的故事。」

    「咦?神聖的聖?」

    蓓德菈的表情十分茫然,剛才醞釀著的悲憤情緒在一瞬間消散無蹤。

    「嗯啊,所謂聖誕,指的是──」

    「所以是神聖的蛋!」

    「……啊?」

    「原來是神聖的蛋啊!怪不得是要慶祝的節日!一般的荷包蛋已經很好吃了,要是用神聖的蛋煎成的荷包蛋不知道會多麼美味……」

    「…………」

    我放棄了,好不容易才趕走奇怪的老爺爺,此刻的蓓德菈又被旺盛的食慾所控制住了。

    「唷,雖小。」

    另一個熟悉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司昇那傢伙正從推開的房門口走了進來。

    「是隋曉。」

    「隨便啦!」

    「那是我爸。」

    按照慣例進行了垃圾對話之後,司昇看著我露出了笑容。

    「已經能說話啦?看來已經完全康復了──」

    「給我等一下!為什麼好像只要我能動嘴就沒問題了啊!什麼時候冒出了這個設定!而且我在第一集最後明明就已經跟你說過很多很多話了!」

    「啊哈哈,這麼久以前的事我記不清楚。抱歉啦,嘴巴。」

    「不能因為我沒戴眼鏡就叫我嘴巴啊啊啊啊啊啊!」

    好累,吐槽這個傢伙好累,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住院這麼久都還在恢復體力了……糟糕,司昇那傢伙好像注意到那個禮物箱了。

    「咦?這個箱子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雖小,你今天好吵。」

    眼看司昇就要碰那個箱子,我連忙大叫轉移他的注意力。不知道小韻是用什麼樣的打扮躲在箱子裡,如果是什麼令人害羞的模樣我可不想讓別人看到。

    「呃,不是啦,我正在為了等等可能需要用到的驚喜叫聲做練習……」

    「你到底在說什麼……」

    正當我思考著要怎麼呼弄過去的時候,眼前的景像突然一黑,臉上同時傳來溫軟的觸感。

    「猜猜人家是誰。」

    嬌羞溫柔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一瞬間就勾起了我腦中的記憶。

    「是小韻吧?」

    「噗噗,答錯了。」

    伴隨著調皮的語調,我的眼前再度恢復光明。我轉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小韻不知道什麼事時候偷偷地繞到了我身後。

    「人家是禮物快遞,小麋鹿喔!」

    小韻頂著一對毛茸茸的鹿角,臉蛋的正中央還掛著紅通通的鼻子。身上穿著一件褐色毛料的兩截式比基尼,將她凹凸有緻的好身材表露無遺。雙手套著肉墊手套,腳上穿著小靴子,化身成性感的擬人小麋鹿。

    身為一個身心健全的青少年,這樣的畫面實在是太令人賞心悅目了。

    「怎麼樣?隋曉。有高興了一點嗎?」

    穿著聖誕裝的蓓德菈也站到了小韻身邊,對著我眨了眨可愛的大眼睛。

    「嗯,謝謝妳們。我很高興喔。」

    沒想到為了住院的我,她們花了這麼多心思,本來的鬱悶情緒全部都一掃而空,內心裡滿滿的都是溫暖的感覺。

    感覺到了,我也正在過聖誕節呢。

    「對了,雖小。這個箱子到底是什麼?」

    司昇的問題將我的思緒從幸福氣氛當中拉了回來。

    對啊,既然小韻在這裡,那箱子裡面的東西到底又是什麼?

    在下一瞬間,最後一個熟悉的聲音和不祥的預感一同襲來──

 

    「嗚呼呼~曉同學,我要把我自己當成禮物送給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於是,經過我暖身過後的驚喜叫聲,最後成為了這間醫院的怪談之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