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完全的犧牲奉獻!當然是騙你的。

關於部落格
描述?是什麼東西?關於這個部落格?別鬧了,這種連擁有者都不知道的東西是要怎麼寫啦...就交給你囉?對!那就交給你囉!你在這裡看到什麼就是什麼啦!
  • 145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題故事:日曆、糞坑、遠子學姐


日曆、糞坑、遠子學姐



我是一本日曆,紙質摸起來有些粗操,像是劣質廁紙那樣。
但是我並不引以為恥,因為我的父親、母親也都是這樣,這是我繼承他們意志的最佳證明。

「我們日曆可以將那一天值得紀念的事情,盡情記錄在一整張日曆紙上,這可是年曆或是月曆辦不到的事情喔!」
我永遠記得父親翻著他身上的筆跡時的表情,所以我一直對於自己是本日曆感到十分自豪。

直到我遇見那位少女為止。


她是一本月曆,擁有苗條的身形,身上的每一頁都有著美麗的風景畫,俏皮的筆跡駐留在用紅筆圈起的日子旁,可以想像她雀躍地寫下預定的活動時的表情。
和體態擁腫,造型傳統,紙質粗操的我完全不同,於是我對於她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情感。
不管在任何場所,我的眼神會自動尋找著她的身影;在她回家的路上等待著,就只是為了打一聲招呼;用自己都會覺得害羞的顏色在她生日那天做下記號。
我發現,我好像愛上她了。

自從意識到這一個事實之後,我再也沒有辦法自然地跟她對話,只要一站在她的身邊就會心跳加速,呼吸困難。
她一定開始覺得我是個奇怪的日曆吧!只要想到這個可能,我就開始覺得不安。
這樣下去不行,一定要盡快做個了斷。

決戰的日期是她的生日。
現在她就站在我的面前,正在對我剛才用盡全力才擠出的一句話做出反應。
她看起來有些焦慮,眼神不停地在我和手錶上頭來回游移,卻沒有做出任何回答。
「請...請問?關於剛才的回覆是?」
「咦?你指的是...?啊!是關於剛才那件事嗎?」
她像是突然想起來似的,稍微睜大了眼睛,接著毫不猶豫地給予回覆。
「對不起,我不喜歡太胖的男生。」
就只是這樣的一句話,就將我打入地獄,將我一直以來的信仰給擊潰。


和月曆只有十二個月份不同,日曆有三百六十五天,於是日曆本來就會比月曆要來的厚,這是沒辦法的事。
我一直以身為日曆而自豪,但是如今卻因為這個身份而被喜歡的人拒絕。
這個事實讓我大受打擊,天天以淚洗面。

「這樣下去不行,身為日曆的我怎麼能就這樣自暴自棄下去。」
等到心裡湧現這個念頭的時候,已經過了十多天了。
既然她不喜歡太胖的男生,那麼就把自己變瘦不就好了?
於是我忍著痛楚,每天撕下該天的日曆紙,並且在背後寫下一個要送給她的故事。
只要我寫滿了三百五十三張日曆紙,就將那些故事匯集成一本短篇故事集,並將它當作生日禮物送給她吧!
屆時我會成為只有十二頁的日曆,並且送上滿溢我的愛意的小說,這樣一來就沒有任何問題了吧?
「請等我一年,我會脫胎換骨之後再來找妳。」
我留下了這一封訊息,接著用滿懷期待的雀躍心情,去面對接下來將近一年的艱苦日子。


今日的我和一年前已經不同了。
我踏著輕飄飄的步伐,抱著才剛裝訂成冊的小說,心情雀躍地前往一年前告白失敗的場所。
一定會成功的吧!我從來沒有對一件事這麼有把握過。
但是...有件事情讓我非常的在意。
我回頭看向從我離開書店後就一直跟在我後頭的那個纖細身影,心裡頭感到十分不解。

那是一個人類的少女。

柔順的長髮編織成細長的麻花辮,明明附近沒有人類的學校,卻不知道為什麼她穿著學校制服。
令人更加在意的是,她現在露出一副飢餓的樣子朝我看過來。
雖然我不是什麼飛禽走獸可以讓人類抓來吃的東西,可是看見那個視線,我卻覺得毛骨悚然,好像真的會被吃掉的感覺。
似乎是察覺到我的視線,那名人類少女先是回以一個笑容,接著用小跳歩的方式朝我靠近。
怎麼辦?要逃嗎?可是我怕激烈運動的汗水會把我和懷裡重要的小說給浸濕。
在猶豫之間,她已經來到我的面前,臉上留下些許的汗水──
不對!那不是汗水!從嘴角流下的是口水啊!我果然要被吃了嗎?我辛苦了一年之後的下場居然是被奇怪的人類吃掉嗎?
「求求妳!不要吃我!至少等到明天再說!」
總之還是先求饒吧,雖然我不知道人類肚子餓的時候能不能夠等一天,畢竟日曆是不會餓的。
「這是什麼?好像是手寫的小說。」
「咦?什麼?」
她似乎是沒聽見我剛剛的求饒,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我的腹部。我順著她的眼神和手指看向自己,我想應該是指我懷裡的這本禮物吧?
什麼啊,原來只是對這本書好奇,而不是想要吃我嗎。
我鬆了一口氣,並且稍微害羞地說出這本書的內容與目的。
「什麼什麼!不只是親手寫下的小說,還是為了喜歡的人所寫下的充滿愛意的故事嗎?好厲害!光是聽就覺得好美妙!」
看著她喜悅的跳上跳下並且對我大力稱讚的樣子,心裡有點高興。
「可以吃嗎?」
「...........................」
果然還是要吃嗎!這是故意讓我鬆懈之後再捕食的策略嗎?
「不行!」
我撥開逐漸靠近的纖細玉手,轉身拔腿就跑,不顧一切地奔向計畫中的地點。
至於被我拋在腦後的掠食者,我才不想知道關於她的後續消息。

「呼...呼...」
到了那裡,遠遠地就看見她獨自站在水池旁等著。
她有些緊張地看著手錶和某個方向,還不時拿出鏡子調整自己的外貌,沒想到她這麼看重跟我的這個約定嗎?
就在我準備跨步走向她的時候,卻看見她高興地朝著遠方揮手,我順著那個方向看去,發現另一本月曆少年從那個方向走來。
她親暱地勾著他的手,一臉有說有笑的樣子,我看得好忌妒,那應該是我的位置才對。
我站到他們面前,胸口湧上許多不知名的情緒。
我不知道我現在的表情看起來是什麼樣子,但是我現在有想要撕下幾頁日曆紙的衝動。
「為什麼...不是說好要等我的嗎?妳看,我已經跟一年前不一樣了!」
有點顫抖的聲音從我的喉嚨發出,接著周圍就安靜了下來,足以殺死我的尷尬氣氛存在於我們之間。
這種時候要找些什麼來轉移注意力,我的視線不由自主地轉向她的身上。
在她生日的那一個日期還是用紅筆圈起來,但是一旁卻多了幾個小字。

「和阿月交往一週年紀念日。」

我想起了一年前她心不在焉的模樣。
啊,原來如此。原來這一年以來都是我在自作多情嗎?這一年的時間全部都白費了嗎?
就在我發現這個殘酷的事實沒多久之後,她終於開口說:
「對不起,雖然你真的變瘦了,但是我還是沒辦法跟你在一起。因為現在的你沒有辦法和我一起記錄每一天的快樂回憶。」
我完全沒有聽進去她說什麼,反正這一切都只是藉口,當初要我減肥也是她,如今在我犧牲掉大部分的日子之後,卻又說那些被我丟棄的部份有多重要。
我轉身離去,而下一瞬間他們之間又回復成我出現之前的甜蜜氣氛。
彷彿我從來就不曾打斷他們一樣。

我來到名為「紙之地獄」的地點,懷裡抱著那一本未能送出的小說。
雖說是地獄,不過就是所謂的糞坑罷了。但是對於我們而言,紙的纖維會將充滿污穢的液體快速吸收,然後就再也無法恢復潔白了。
所以被稱為「紙之地獄」。
「我真是個大笨蛋...像我和這樣的東西就墮落到地獄去算了!」
我打算將手中的小說毫不留情地丟入糞坑,因為過於用力,原本裝訂好的小說就在空中解體,在落入地獄之前就散了一地。
「還在做最後的掙扎嗎?不要擔心,我會跟著下去陪你的。」
就算想到原本當作寶物一般保護的東西即將化為烏有,我還是連一點難過的情緒都沒有,準備再次拾起我的陪葬品。
「啊!不要!太浪費了!」
一聲宛如銀鈴般的驚呼聲從背後傳來,接著是一條麻花辮閃過視線一角,有人從我眼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過去。
「啊...這裡好臭...可是為了美食我只好忍耐了!」
那是剛才留著口水的掠食者,身穿學生制服的奇怪人類少女,正捏著鼻子將我的小說一頁一頁地撿起來。
「不要撿了,反正不是什麼好東西。」
「怎麼可以這麼說!充滿心意寫下的點心...不,是故事,才是最最最美味的喔!」
她雖然修正自己說出的"點心",卻忘記用美味形容故事是不恰當的用法。
「真是奇怪的人,居然想吃紙,難道妳是妖怪嗎?」
「唔喔!真是的!你怎麼跟心葉說一樣的話!」
她嘟起嘴巴表示不滿,並且繼續做出強硬的宣言。
「我不是妖怪,是文學少女,而且我也不吃紙,我吃的是寫在紙上的故事。」
無視於我的錯愕,她就這樣站在糞坑旁將紙撕成一小塊,像是吃麵包一樣優雅地放入口中,然後好像很幸福似地捧著臉頰陶醉著。
「啊,真是太美味了。對未來充滿期望的心情、對憧憬對象的心意在紙上跳躍。就像是鬆軟的草莓夾心麵包,先是被蓬鬆的外層給吸引住目光,一口咬下去之後,甜到會讓人不由自主微笑的草莓果醬瞬間充滿在口腔之中,真是讓人無法忘懷的美妙滋味呢!」
我一邊聽著完全無法理解的評語,一邊看著她幸福地吃著剩餘的故事,呈現出一幅神聖的圖畫。
感覺好幸福啊,我是指那些被吃的故事,比起被我這樣骯髒的人擁有或丟棄,這樣的下場可說是最完美的結果了。
我也想要,得到這樣幸福的結局。
「可以請你也吃掉我嗎?我也想要被人這樣幸福的享用。」
對於我的要求,她停下了用餐的動作,接著收起了幼稚的笑臉,換上一個成熟的慈祥表情。
「這真的是你最後的要求嗎?真的是你希望的結局嗎?」
眼前的這個人,跟之前給人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妳...到底是誰?」
「我不是說過了嗎?」
她悄悄地站起身子,用堅定無比的眼神直視著我。
「我是文學少女,接下來我要說出"你真實的心願",並不是任何帶有證明的"推論",而是文學少女的"想像"。」


-------------------結束的終止線---------------------

三題故事大概就是這樣的東西,這個故事我還挺喜歡的。

我很喜歡這種不用考慮修稿,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寫作方式,比較沒有壓力。

希望看過的讀者能夠給我一點感想喔,想要出題也可以接受!

下次分享:榕樹、筆記本、主機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